第510章

 热门推荐:
丛林、牧场,这种地方本来是要禁止烟火的,他烟瘾犯了,忍不住想抽一根,但显然还记得安全第一。
这是个做事很谨慎的男人。
所以......在那方面应该也不会大意吧?
“想问什么就问。”慕北卿睨着眼眸,俯视着她。
对上他那深沉又别有意味的目光后,夏梨只觉得脸颊发烫,忍不住低下头去。
“我们在一起的这几晚,我全都不记得了......”
慕北卿点了点头,“想知道细节。”
他话音一顿,深吸了口烟,“要我现在帮你回忆一下?”
夏梨惊恐摆手:“我不是这个意思!”
不管是口头上回忆,还是行动上回忆,夏梨都不想!
慕北卿轻笑一声,仿佛是笑她羞赧扭捏,毕竟什么都做过了。
话说,夏梨还真有点好奇,自己当时是什么样子,什么心情,以及这家伙有没有特殊的癖好,或粗暴地对她。
从自己这一身酸痛来看,眼前这位大概是匹饿狼。
不过,男欢女爱,本来就是相互的事儿。
既然已经不能改变以身抵债的事实,那她不如选择享受。
对慕北卿来说,是他睡了她。
但夏梨也可以反向思考,就当自己不但睡了英俊帅气的大总裁,还白白得了一笔钱。
“我就是想问下,我们那个的时候,你采取安全措施了么?”
慕北卿正要吸烟,手指一顿,脸色有几分讪讪,“这个......倒是没有。”
夏梨头皮一阵发麻。
“为什么没有?”
因为担心自己怀孕,连声音都提高了好几度,有种女朋友对男朋友发脾气的那感觉。
“当时有点着急,事后才想起来。”慕北卿清了清嗓子:“如果怀了,我会陪你去做手术,也会给你营养费。”
他觉得他还挺负责?
他一时爽了,可遭罪的是她,而且那也是一条生命呢!
夏梨很喜欢小孩子,也看过关于人流手术的科普,一个鲜活的生命,刚刚成型,就被钳子夹碎,想到那情形,她就觉得自己罪恶滔天。
这男人却能说得如此轻松,太冷血了!
或许是感受到了夏梨对他的强烈不满,慕北卿也有些心虚,手里那支烟一口一口地吸,很快就抽完了。
想点第二支烟,但一看夏梨抱着膝盖坐在冰冷草地上的样子,又把烟盒收了起来,回到了她身边。
他坐在夏梨身旁,动作僵硬地将夏梨抱在怀里,并十分不自然地抚了抚她的头:“也许没那么巧,反正以后不会大意了。”
见他态度上还算真诚了,夏梨不再计较。
但这么被他抱着,也是很不习惯,她想挣脱。
可想到自己拿了他的钱,成了他的人,就像一个失去了主权的国家,已经不能由着自己的心情,索性把眼睛一闭,给他继续抱着。
同时她也在想,今晚在外露营,自己是睡单独一个帐篷呢,还是和慕北卿睡一个帐篷?
因为不记得之前的事了,今晚若与他同寝,那就相当于夏梨的初体验。
想到种种有可能发生的旖旎情形,夏梨终于还是在慕北卿的怀里红了脸。